走出去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咨訊 > 走出去

農業“走出去”,企業如何走穩走好?


宋洪遠,農業部農村經濟研究中心主任、二級研究員。在《經濟研究》、《管理世界》等重要刊物上發表文章近80篇。作為主筆和主編撰寫出版的著作有《中國農村改革三十年》、《中國新農村建設:政策與實踐》等24本。參加起草黨中央國務院文件和中央領導同志講話32件,是近10年中央一號文件起草組成員之一。2008年10月榮獲“中國改革開放30年60名農村人物”稱號。

  主持人:本報記者 鐘欣

  嘉賓:農業部農村經濟研究中心主任、中國企業對外農業投資研究課題主持人 宋洪遠

  實施農業“走出去”戰略是我國改革開放在新時期的重要內容。農業部農村經濟研究中心不久前發布的《中國企業對外農業投資研究報告》,在大量調查研究的基礎上,對中國農業對外直接投資基本狀況進行了分析,提出了當前中國企業對外農業投資的特征、障礙和對策建議。那么,如何促進中國企業走出去?中國企業如何應對在對外農業投資中遇到的困難和挑戰從而走得更穩更好?本欄目邀請到權威專家宋洪遠先生,一起對此進行探討。

  主持人:我國自2000年明確提出要實施“走出去”的戰略以來,對外直接投資規模迅速擴大。近年來,人們對中國企業對外農業投資的關注度也日益提高。作為中國企業對外農業投資研究課題的主持人,您認為我國實施農業“走出去”的戰略意義何在?

  宋洪遠:1992年鄧小平南巡講話后,我國進入改革開放深化時期,對外貿易政策進行深入調整,在吸引外資、擴大出口的同時,提出了“走出去”的思想:充分利用國際和國內兩個市場、兩種資源,優化資源配置;賦予具備條件的生產和科技企業對外經營權,發展一批國際化、實業化、集團化的綜合貿易公司;積極擴大我國企業的對外投資和跨國經營。2000年又明確提出要實施“走出去”戰略。2001年,“走出去”戰略首次寫入我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十五”規劃綱要。2006年,我國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十一五”規劃綱要將“走出去”戰略的內容進一步拓展。

  為了促進中國農業“走出去”,國家出臺了多項相關政策。2006年,商務部、農業部和財政部聯合下發了《關于加快實施農業“走出去”戰略的若干意見》,農業部還專門制定了《農業“走出去”發展規劃》。2010年中央一號文件更是提出,要加快國際農業科技和農業開發合作,制定鼓勵政策,支持有條件的企業“走出去”。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和2014年中央一號文件進一步提出加快農業“走出去”步伐。

  首先,隨著我國人口不斷增長、城鎮化持續推進和收入水平不斷提高,我國糧食等重要農產品的需求仍將剛性增長,但是我國農業生產的資源約束越來越緊、環境壓力越來越大、經濟成本越來越高,靠增加資源投入來提高農產品產量的空間越來越小,據國內外有關機構預測,到2020年僅糧食的供需缺口就在1300億斤左右,完全依靠國內農業生產保障農產品供給幾乎是不可能的,加快農業“走出去”步伐,用好兩個市場、兩種資源是我國保障農產品供給的必然選擇。

  其次,適應經濟全球化新形勢,必須推動對內對外開放相互促進、引進來與走出去更好結合,全面提高開放型經濟水平。實施農業走出去戰略,積極參與國際競爭與合作,在更廣闊的空間進行產業結構調整和資源優化配置,從全球獲取資金、技術、市場、戰略資源,更多分享經濟全球化帶來的好處,是我國構建開放型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對于我國全面提高開放型經濟水平具有重要意義。

  第三,長期以來,貧困問題一直困擾著人類社會,截至2011年全球范圍內至少仍然有11億人口長期生活在每天消費低于1美元的絕對貧困線之下。在經濟發展欠發達的國家與地區,農業吸納了大部分的勞動力,而且雇傭了最多的貧困群體。實施農業“走出去”戰略能夠提高目標國農業發展水平,增加就業,提高收入水平,能為全球減貧作出巨大貢獻,有利于樹立我國負責任大國形象,進一步提升國際地位和影響力。

  主持人:隨著中國對外開放政策的實施和中國企業逐漸走出國門開展對外直接投資活動,國內經濟學者們關于對外直接投資的研究也逐漸增多,那么中國企業對外農業投資研究這一課題的主要側重點是什么?

  宋洪遠:自2006年中央出臺農業“走出去”的支持政策以來,關于農業“走出去”的研究逐漸增多。中國企業對外農業投資研究這一課題的研究目標是從國家戰略角度出發,總結過去我國農業“走出去”的進展與成就,梳理我國促進農業走出去的政策體系,結合我國企業對外農業直接投資遇到的問題,研究提出今后一段時期加快農業“走出去”步伐的政策建議。

  在研究過程中,我們梳理了相關政策文件,搜集相關數據,邀請了國務院研究室、財政部、發改委、商務部、農業部、國研中心、中國科學院、對外經貿大學、中糧集團等政府部門、科研院所和企業的相關人員召開研討會,討論課題前期成果和調研方案。到廣西、浙江、山東和黑龍江進行調研,并對這四省的36家企業的對外農業投資進行了深入的實地調研。這些企業所在地區對外農業投資具有鮮明的典型性。企業的所有制屬性含蓋了國有企業和民營企業。

  主持人:我國對外農業投資的規模與農業發展的水平肯定是緊密相關的。目前我國農業“走出去”有哪些特點?對外直接投資的規模以及經營方式等有怎樣的變化?

  宋洪遠:20世紀80年代以前,我國對外農業投資很少。1985年3月,我國第一支遠洋船隊啟航開赴西非海岸,揭開了中國遠洋漁業歷史的第一頁,也開啟了我國以企業為主的農業“走出去”的新篇章。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后,隨著我國經濟的快速發展和企業實力的不斷增強,我國農業由長期以來的“引進來”開始逐漸發展為“引進來”與“走出去”相結合的共同發展的階段。2004~2011年,我國農林牧副漁對外直接投資的存量從8.34億美元增長到34.17億美元,增長3.1倍,年均增長22.3%。

  從區域分布看,我國農業“走出去”已經遍及全球五大洲。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全國有近300多家企業在全球46個國家或地區開展農業合作,從業人員6萬余人。總的來看,比較集中地分布在東南亞、俄羅斯、南美洲以及非洲。

  目前我國農業“走出去”已經從最初的漁業發展到很多行業和領域,包括糧食、油料作物種植、農畜產品的養殖和加工、倉儲和物流體系建設、森林開發與木材加工、園藝產品生產、橡膠產品生產、水產品生產與加工、設施農業、農村能源與生物質能源及遠洋漁業捕撈等。總的來看,發展規模較大、發展速度較快的產品和行業主要集中在那些我國國內需求較為旺盛、國內生產比較優勢不強的產品或產業,主要包括大豆、玉米、水稻、天然橡膠、棕櫚油、木薯的種植、加工、相關倉儲物流設施的建設以及遠洋漁業等。

  隨著農業“走出去”的快速發展,參與主體也呈現出多元化的趨勢。近些年來,民營企業科技優勢實力不斷增強,逐漸發展成為我國農業“走出去”的新生力量。從經營方式看,我國企業最初大多以獨資形式進行境外開發,目前企業大多以合資形式進行開發。從發展模式看,企業根據不同國家的特點探索出各種模式,有“公司+農戶”模式的,有直接新建、收購或租用生產基地或加工廠的,還有直接利用當地成熟的生產服務體系的。

  主持人:從近幾年的實踐看,企業已經成為我國農業“走出去”的主體。但在“走出去”的過程中,有的企業也遇到一些困難和問題。通過調查研究,您認為目前中國企業對外農業投資還存在哪些障礙?

  宋洪遠:實施農業“走出去”戰略,應當堅持把企業作為“走出去”主體。一方面,企業是在市場化環境下成長起來的,機制較為靈活,開發和市場開拓能力較強,是實施農業走出去的天然主體,而且比政府更容易獲得國際社會的接受,比個人更具投資實力,更容易獲得成功。另一方面,企業實施農業“走出去”,也是其不斷成長壯大、成為有實力農業跨國公司的必由之路。一些企業在東南亞、非洲、俄羅斯、澳大利亞等國家和地區廣泛開展種植業、養殖業和農產品加工業等領域的合作開發,取得較大成績。

  我們通過調研發現,企業對外農業投資面臨的問題和障礙包括企業自身的約束、國內政策的障礙、國內支持服務體系的約束、國外投資環境與政策的約束。

  企業自身的約束一是部分企業抵抗風險的能力相對較弱,二是企業缺乏適合國際化經營的人才,三是面臨發達國家企業的激烈競爭,四是普遍不注重發布社會責任報告,錯失樹立企業良好形象、改善與當地政府和民眾關系的機會。

  國內政策的障礙一是投資項目審批手續復雜、環節多、時間長,二是在境外使用國內種子受到國家種子出口管理的限制,三是糧食和棉花等農產品回運受到進口關稅配額管理的限制,四是生產的產品運回國內受到動植物檢驗檢疫管理的限制,五是生產的產品運回國內的通關稅費負擔較重。

  國內支持服務體系的約束一是投資信息服務不到位,二是企業開展對外農業投資項目貸款難,三是對外農業投資項目缺乏相應的保險產品和服務,四是國家財政資金支持有限,五是企業對外農業投資欠缺行業協會幫助,六是政府的涉外服務不到位。

  國外投資環境與政策的約束一是部分國家和地區政治社會不穩定,二是部分國家和地區政策連續性較差,三是投資國產業保護政策的壁壘,四是部分國家農業基礎條件較差,五是工作簽證受到投資國的嚴格限制,六是生產機械設備出境受到通關管理的限制。

  主持人:實施農業“走出去”戰略,就需要鼓勵企業不僅走出去,還要走穩走好。那么,對于對外農業投資企業的持續發展,研究報告提出了哪些有針對性的建議?

  宋洪遠:《中國企業對外農業投資研究報告》認為應加強頂層設計和戰略謀劃,加快推進企業對外農業投資,并提出了支持企業對外農業投資的對策和建議。

  一是制定更高層面的發展戰略規劃。從保障國家糧食安全、服務國家外交大局出發,進一步增強企業對外農業投資重要性的認識,抓緊制定實施對外農業投資戰略規劃,包括重點支持品種、重點投資國別和重點支持內容。成立由國務院領導牽頭的領導小組及其辦公機構,專門負責促進對外農業直接投資發展工作,統一協調解決企業對外農業投資中出現的問題和困難。二是加大財政支持力度。建立國家對外農業投資補貼制度,對于國內緊缺農產品的回運、國內農業生產資料出境給予補貼。支持國內企業采取多種形式到境外直接投資農產品倉儲物流設施,參股并購國際農產品加工和貿易企業。支持到境外特別是周邊國家,開展互利共贏的農業生產和進出口合作。三是完善稅收優惠政策。四是用好對外農業援助資源。五是改善對外投資金融服務。六是構建對外投資保險體系。



作者: 來源:農民日報